[20080805聯合] 聯合筆記》A級音樂祭 消失中

聯合筆記》A級音樂祭 消失中

【聯合報╱何定照】2008.08.05 03:42 am

今年似乎是音樂祭的多事之秋。野台開唱因場地問題,明年將停辦;貢寮海洋音樂祭不但遭大會設計者嗆聲官方干預,明年更將面對核四運轉;春天吶喊持續被商業音樂祭包夾,在國家公園舉辦的場地爭議也未解決。台灣現場音樂文化看似蓬勃,但三大已成規模的「A級音樂祭」卻都遭逢困境。

春天吶喊及野台開唱初創時,只是一小撮音樂人的「圈內」自娛活動。一位參與首屆春吶的樂迷,曾癡迷地描述當年景況:「漆黑的海灘上,樂團朋友演奏得渾然忘我,幾十名參與者都不知不覺隨音樂舞動起來,整片沙灘只剩魔幻樂聲,與靈魅擺動的肢體…」。

這種幾乎是儀式性的音樂場景,點出音樂祭(music festival)慶典特色。若依理論大家班雅明的說法,藝術起源於儀式,也只有在早期一對一打造、不能大量複製的藝術中,存有獨一無二的神秘靈光(aura)。春吶的原始場景,展示的是靈光還未消逝的年代。

然而,隨著音樂祭規模逐漸提升成「A級」,官方、商業、音樂路線之爭不斷介入,靈光終究只是曇花一現。

「春吶」六年前開始受各音樂派對夾攻,甚至遭冒名濫用,前年起並被納入墾管處旗下音樂祭。「野台」初創夥伴早已拆夥,近年更遭獨立樂團批判不顧國內團只顧國外團,連扁政府時期官方補助也被質疑。北縣府主辦的海洋音樂祭,官方色彩始終是箭靶,政黨輪替後更屢傳承辦單位與地方官不和。

在班雅明看來,靈光其實不須讚頌,相反地,他認為在機械複製的年代,藝術才能走出少數人特權,讓更多人同時接收,進而共同改變世界。然而,這種理想的前提是,藝術創作者須掌握資本與控制權。

當音樂祭成了A級,不但成為他人複製對象,音樂陣容也漸漸重複。在各方介入下難以自主,在眾多注視中緩緩妥協,在做大與做小間搖擺不定,甚至在其他樂團眼裡變成了壓榨者…。對樂迷而言,該珍惜的,應是在眾聲喧嘩間忽然綻放的靈光時刻。


引用來源©http://udn.com/NEWS/OPINION/X1/4456508.shtml

0 意見: 張貼留言




http://idisk.mac.com/lucien0407/Public/blog/electroom_banner530.png


快速至頂︱前往聯播︱下一頁面

Copyright © 2008 2gether | Electroom 电誌. All rights reserved. | infoLedge Production | 提供新聞 | 廣告&合作

Contact LUC!EN | Mailto electro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