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破報] 20年的舞場物語 — DJ Victor

文/吳牧青

從早期複合式飲酒娛樂的pub年代、歷經國內首間電子舞場時代、瑞舞草創時期、專業電子舞吧、同志舞吧、大型戶外商業派對,若有讀者參與過其中任何一個場 景,都不會忘記有這麼一號重要的人物。很少有DJ比他還愛跳舞,他可以在放完3小時的set之後還跟下面的舞客一起跳到打烊,頂著一身像是竹竿般好認的身 形,還擁有著無限靈活的關節—我曾經在墾丁看過他表演過沒有手肘般地360度旋轉,只差沒有跳到骨頭散掉。

縱然每年都有兩位數的明星DJ來到台灣,但他還是許多舞客,不分直的彎的雙的都一直信賴的舞場操盤手,如同他對自己的音樂嗅覺的自信,到了一種…你毋須去 討論他到底夠不夠好的程度。出於我的意料,五月中即將離台和加拿大籍男友結婚的他,在DJ生涯20年暫別故鄉的決定,已想了三年。

回憶這樣的決定,部份來自於三年前已經交往三年的男友被美語補習班當作和白道「交易業績」的籌碼,未持有工作證而被強行驅逐出境,「那種行為,就像是條子 在抄舞場啊!」Victor淡淡地說。加拿大對於同志婚姻的進步觀念,遂開始計劃在'08年赴加拿大展開人生另一階段。

「就DJ這個角色來說,在台灣似乎也沒有再讓我能有更好的發展了。無論是DJ本身,或是辦活動當promoter還是主導視覺設計,到亞洲的巡迴也去過大 多數的國家放過了…台灣舞廳的文化目前看來也很難再往上走了,一方面警察的問題,一方面大家還是很喜歡唱KTV啊。」Victor笑笑,說著應該不要在自 己變老才出去闖闖。「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一切從零開始…至少還算是幸運的是,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單打獨鬥。」同時面對移民、結婚、事業歸零的當下, Victor挺自在地小三八說起屬於他才擁有的幸福。

18才 DJ少年初登板

五月初的第一個周末,前身為AXD的JumP舞吧特地為Victor的20年DJ生涯辦了個活動「20/20週年Party」 。而這場活動的另一主角Jimmy Chen也同時是Victor的20年舞場戰友,1988年位在忠孝敦化路口地下室的DAYnNIGHT,就只剩他倆從當時一路DJ到今天。「我還記得那 家是在目前交叉路口鞋店的下面,當時光是那棟地下室就有兩間舞廳和一間酒吧…」Victor生長自一個開明作風的家庭,小時候媽媽會去跳舞,大他好幾歲的 姊姊也從小就聽西洋音樂,其中一個姊姊還兩度和他在舞場不約而同當了同事。


「嚴格說來,我第一次放歌還不是在DAYnNIGHT,是在一間比較小的gay bar,當時我一個DJ朋友臨時生病,那邊的老闆就臨時起義拱我上架,雖然我平常在家已經有練習端盤子接歌,也買了好幾十張黑膠舞曲唱片,但一上台在完全 沒有經驗下,手抖得厲害,連唱針的位置都沒辦法放到準確的點,放十分鐘就被趕下來了。」Victor說起這事還歷歷在目的樣子,不過就在幾個月的歷練下, 經過兩間小店的經歷,就被DAYnNIGHT的一位DJ相中,開始了他正式的DJ生涯。

「場子很奇怪,音響鳥鳥的,
放House必清場,偶有人起來扭個兩下」

雖然當時DAYnNIGHT可說是間重要的舞場,但DJ並不是個自由度很高的工作,放歌的清單都要符合「TOP40」排行榜口味,而自小就迷戀Disco 養份,在80年代House舞曲風起雲湧的當下,Victor頂多偶爾放一些有上排行榜的New Wave或Synth Pop歌曲。(像是Human League、Erasure、New Order、Depeche Mode…等)

「當時不知道為什麼,反正只要一聽到House的節拍,不管有沒有vocal,就會一律清場。…就很邪門,就算你是放當時Top40的House版本舞 曲,也是一樣清場。」Victor所形容的那種情景在今天也許已經很難以看見,但如果放到一些至今國內仍然冷門的舞曲樂種,恐怕還是相去不遠。

「雖然那時候頂多能說是在那邊當『助手』,自由度也很有限,我自己也是靠自己練對拍、接歌的,但他們還是培養了我如何去掌握現場的氣氛,可以慢慢猜到再來 舞客需要的是什麼樣的音樂,這一點到目前都還很重要。」入伍前Victor離開了DAYnNIGHT,跑了一些各式各樣的場子,最怪的場子首推某間啤酒 屋,他形容,「就是間東區巷子裡的店,店裡的一角放了個舞台,有liveband和DJ檯,還有個小舞池,可是通常都不會有人跳舞,頂多聽到他們認識的歌 就起來扭個兩下。」

1993年Victor退伍,跑到了現在30到40歲有過夜生活的人都曉得的雅宴,再度接續放歌生涯。當時雅宴的情況依舊是放熱門流行歌曲,一個晚上會有 十幾首歌平均都會放上兩遍。兩個DJ十點上班待到五點打烊,兩人輪流上陣,在一切都已經疲勞和乏味的精神狀況,Victor辭掉了DJ工作,開始回去做他 所學的美術設計。

再度找回打碟樂趣—Twilight Zone、Underground

中斷的DJ生涯並沒有太久,1995年松江路的Twilight Zone開幕,成為國內第一間專門放送電子舞曲的場子,Victor興奮地到那玩了幾次,和老闆聊一陣後便決定再度回到DJ檯前。「對我來說, Twilight Zone是一個分水嶺,同時也是台灣舞廳文化很重要的分水嶺。DJ @llen比我早到那間店,像他在Spin的時期也面臨類似的問題,必須要在一些搖滾和另類音樂試著偷渡一些電子舞曲,可是他一放就是會清場,會被罵『這 什麼音樂啊?!』」Victor回想。

能確立Victor超過10年的DJ生涯,他細數,除了讓他重返舞台的Twilight Zone,還有隨後同場地另起的一間稍微商業的店,Underground。再來,便是百大DJ橫流台灣前,一些早期瑞舞客團結齊心的Rave年代,雖然 離上次@llen跟我說起他的DJ生涯已經相距兩年,我還是想起@llen那時翻著他電腦裡陳年的party老照片,對某張'97時在內湖碧山巖辦的活動 照,指著那一個另人熟悉卻又感到有點清澀的Victor。

90年代後期,Victor口味由House轉向Techno,Edge時期他的曲風也適時反應了這樣的轉折。

「我最想念的,還是『那一個DJ檯』。」 — TeXound

即使事隔多年,不少活動超過5年的夜貓子仍對TeXound那盞佇立在南京東路三段一角的招牌懷念久久不散,在去年,我曾經在MoS碰過一個攝影師,散場 後到他工作室續攤,那位攝影師放起一張Mix Album,很得意地跟我說︰「這張是TeXound那時候放的音樂!」作為一位TeXound的台柱DJ,他的想法和那些舞客們也很接近。

「到現在,你還是可以想起那個畫面,那間是個不分同志、異性戀、時尚圈、藝人、黑道大哥、貓仔、淑女都可以一起同歡的場地。某一個gay呼起了飯,拿給了 身旁的大哥,然後大哥的女人和樂融融地和另一個gay朋友扭在一起跳舞。」Victor說,不僅如此,他們對音樂的接受度也非常地高,DJ不大需要擔心放 的歌太新或太不流行,許多歌放到第三個禮拜,那首歌就會紅起來。

Tiger、Stone、Gravity、Victor、Jimmy Chen、Vertigo、Blueman先後進入了TeXound打碟,一時之間陣容之堅強也至多只有當時死對頭2F可以匹敵。「大概只有在那個時候, 我們上頭會有『明示』不可以到對手的店放歌,這在其他時期,包括現在都是沒有出現的狀況。因為當時生意很好,大家排班的時間也夠充裕,因此也不會覺得這樣 固樁手法不好。」後來由於藝人藥物事件連番出現,TeXound被迫停業,也因此才有後來的AXD、JumP或BK William Studio,雖然TeXound並沒有折損到DJ Victor的身價,許多派對甚至還一場大過一場,但Victor這麼想︰「那時店沒有了之後,我就開始四處接不同的場子,不止在台北,台中,台南,高雄 到處跑,我常常放著放著,就會覺得我最想念的,還是『那一個DJ檯』。」

Vocal、Tribal、Electro、Minimal Techno

「我喜歡的樂風隨著不同時期都有些變化。」早期的House,到minimal techno、deep house,前幾年的tribal-house,最近的electro,…「似乎又有點走回minimal techno的傾向(笑),不過,我覺得不管怎麼放,我都喜歡帶有一些tribal元素的東西。」Victor數著數著,然後補充表示。「我是個會放有 vocal的DJ,因為畢竟我從小就是聽Disco長大的,但這的另一面表示,我也會對vocal的聲音格外的挑剔。」

「我並不排斥流行歌曲的元素加到舞曲內,像Madonna、Whitney Houston她們有些80年代清唱的版本,我有時就會拿回去改一下,加入一些現在我喜歡的electro或tribal的元素。至於國語歌,我曾經混過 林曉培的歌,前一陣子還蠻常用伍佰一首<台灣製造>來放,但因為是dub的版本,只有sample一句,許多人意識到『ㄟ?台語歌?』就過去了。」雖然早 期放流行歌放到失去DJ的樂趣,但他並不會對於流行元素或國台語歌絕對地排斥。

上星期Tom Stephan到台北打碟,他的現場被Victor視為一場很好的典範。「Superchumbo(Tom Stephan)並不是在裝忙,他是以幾近live remix的方式,堆疊曲子和不同元素,從minimal、electro、techno樣樣俱全。」Victor還比劃了一下,暗指有些DJ會裝忙,一 邊還嗨到不行。「但他就真的不一樣,我那天一點多去跳到五點,到現在大腿還在痛!」

信賴老戰友、對新世代的觀察

幾個早年的老戰友,都是他欣賞的台灣DJ,像是@llen和Gravity放的minimal techno,而和他相識20年的老戰友Jimmy Chen也是他很信賴的DJ。「我自己是很喜歡跳舞的人,所以我很害怕突然聽到一首不知道怎麼跳下去的歌要怎辦,Jimmy Chen就是讓我很放心地跳舞的一個DJ。」

音樂市場在唱片工業萎縮地快到讓許多人措手不及,DJ之外是個資深唱片美術設計的Victor感受如人飲水,整個唱片市場從燦爛而頹敗,有了兩次的舞曲混 音唱片出版後,也沒有任何出片計畫。至於年屆20個DJ生涯的他,對於新生代的DJ觀察感想則是,「他們機會真的太少了,缺乏舞台。」電音場大幅萎縮之 際,許多不錯的新生代DJ也因為舞台難尋,對於舞場觀察的敏銳度就比老經驗的DJ弱了些。「我常常會覺得,他們(指新生代的DJ)放的歌都沒什麼問題,問 題出自於他們常常在家裡就把整個歌序準備好,也許舞池裡還沒什麼人在跳,他們一樣照著本來要放的一路放下去,明明場子還很冷,但放的是嗨到不行的舞曲。這 時問題就很大,因為觀望的人沒有暖身的機會,這麼重口味的東西也很難讓人一下子融入。」

1988-2008,,,2008~?

「我到加拿大之後,應該就有更多的時間在音樂上,可能會真正地去把Keyboard的東西學好,如果,能有自己完整的創作作品那是最好。」笑稱短期間內如果沒太大的變故應該無法再回到台灣,為了結婚、取得居留權,以及另一階段的音樂生涯。

「除非,我們很快就離婚。那我就真的會回來了。」Victor還是不改小三八的口氣,說出這段日子以來的舞場物語。


新聞來源╳破報
http://pots.tw/node/4201

0 意見: 張貼留言




http://idisk.mac.com/lucien0407/Public/blog/electroom_banner530.png


快速至頂︱前往聯播︱下一頁面

Copyright © 2008 2gether | Electroom 电誌. All rights reserved. | infoLedge Production | 提供新聞 | 廣告&合作

Contact LUC!EN | Mailto electroom